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時間:2017-03-30 10:15:33來源:未知

相信近些天是山東聊城的于歡辱母殺人案的開庭審理牽動著很多人的心,而被于歡用匕首捅傷流血過多致死的杜志浩,網友們大多數都持以譴責的態度,而杜志浩究竟是怎么被于歡捅死的?記者隨之進行了深入調查,發現杜志浩的家境并不像眾人想象的那般,究竟他死后父母妻孩近況怎樣了?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以及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山東聊城的“辱母殺人案”引發輿論爆炸已有多天。這些天以來, 不論是刺死討債者的被告于家,還是被刺死者的原告杜家,他們現在過著怎樣的生活?他們都有什么話要說?

昨天,環球時報英文版記者專門前往山東聊城冠縣,跟這兩家人分別見了面。
 
于家:獲得社會同情 捐款不斷
 
23歲的于歡為維護母親尊嚴而訴諸暴力,此事在以孝為先的齊魯大地,獲得許多人的同情。
 
聊城冠縣城郊的源大工貿自去年12月份停工,昔日曾有五六十名工人,如今只剩于歡的姑姑于秀榮一人看守廠房。

在于歡案庭審的當日,蘇銀霞因涉嫌非法集資被聊城警方拘捕看押至今,她丈夫于西明也隨即消失。于秀榮稱,警方告訴她,于西明正被通緝。

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采訪當天,于秀榮接到公安局的電話讓她去公安局談談情況,她說自己不敢去,掛了電話就哭了。

于歡的姑姑于秀榮

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近幾日,常有本地和外地居民前來,向于秀榮表示關心,有些專程從外地趕來為于歡捐款。在記者采訪當天,至少有三撥人找到于秀榮表示要給于歡捐款。

28日上午,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軟件行業企業家開車從北京連夜趕到聊城。這位北京的捐贈者不愿透露具體的捐贈數額,只說在1-10萬之間。他說一開始想把錢支付給律師殷清利,但殷打算無償代理此案。“所以我們想不管二審怎么判,肯定會有民事賠償。如果前期賠償到位,對二審也有利。”一審判決書顯示,于歡需要對死傷者支付八萬左右的民事賠償。“如果賠償用不完,以后也可以用于于歡的個人發展。”
 
在采訪的過程中,不時有市民進來表示對于歡的同情和對“辱母者”的憤慨。其中一位向于秀榮手中塞了一疊人民幣,盡管于秀榮再三要求,他仍拒絕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
 
被刺身亡者的父親:“殺人償命!”
 
被刺死的杜志浩育有一男三女。杜志浩用侮辱的方式向于歡的母親蘇銀霞討債被于用水果刀捅傷,杜在自行前往醫院就醫的過程中失血過多死亡。

杜志浩死后,兩名7歲的女兒與杜的妻子居住在冠縣縣城,同為5歲的一男一女由杜志浩的父親,61歲的杜洪章和老伴照看。
 
正值下午放學時間,杜洪章騎電動車從幼兒園接回兩個孩子。老杜不敢跟孩子說實情。“我就說他爸爸到外邊打工了,去外國打工了。”
杜志浩的父親杜洪章用電動車接送兩個孩子

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談到于歡的案子,杜洪章53歲的老伴情緒很激動,不愿多說,杜洪章則堅持兒子死的冤枉。
 
“殺人償命!我相信法律,法律文件都在那擺著,”他說。他說自己的孩子是“好孩子”,對方(于歡)家財大氣粗。他對于即將到來的二審,杜說,“不管幾審都一樣。”
 

杜洪章的老伴患有心臟病,經常吃藥,最近也常不舒服。把放學的孫子孫女接回家后,杜父騎上電動三輪車載著老伴去醫務室了。
屋檐上有五角星的是杜志浩父母的房子

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相關內容

7m cm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