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時間:2017-05-17 11:36:34來源:168看看網

相信發生在5月初的鰲太驢友失聯事件讓很多人十分悲痛,而最終造成了三死一傷的悲慘局面是隊友和死傷人員的家人都不愿意面對的,而其中最后一名失蹤者楊黎平被找到時,靜靜側身躺在睡袋里,究竟楊黎平生命的最后時刻經歷了怎樣的悲慘掙扎,她失蹤前有什么細節可以追溯呢?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以及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楊黎平遇難前發回的一張照片,照片里她穿著紫紅色外衣,戴著遮陽帽,背著紅色登山包,動作表情看上去很舒展。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5月5日,塘口村登山口處,新立起了一塊太白縣人民政府禁止所有戶外運動愛好者隨意組織和發起登山活動的公告牌。

無人區內遇到暴風雪,云南一驢友團隊三死一傷;17年來鰲太線共遇難21人,失蹤8人

她側身躺著,空蕩蕩的登山包在腳邊,身體半裹在睡袋里,雙手烏青,身后帳篷已經打開但沒有支撐起來。

5月9日下午4點,在海拔3500米的秦嶺太白山上,本被積雪覆蓋的楊黎平遺體露了出來。

這天距離楊黎平進入太白山徒步穿越開始,過去了12天,她也是“5·4穿越鰲太線驢友遇難事件”中,最后被找到的失蹤者。

楊黎平,47歲,昆明市人,出租車公司文員,之前有兩年短途戶外經驗。

一場預期中無驚無險,順順利利的穿越行動,最后變成了3死1傷的慘劇。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網約“鰲太線”

楊黎平、和學英、木文勝、賈輝、董麗珍等8人組成的“云南隊”,因為3死1傷成為這次5·4事件里的主角。

和學英告訴記者,她和木文勝是夫妻,8個人里年齡最大的50歲,最小的20多歲,有的做文員,有的做生意,也有人在私企上班,大家平時不甘平淡,愛好爬山,昆明周圍的山都爬遍了。

4個月前,他們通過網約,決定在小長假里徒步鰲太線。

戶外圈子里所謂的網約是指無領隊,無跟團費,全AA制的徒步方式。網約還有約定俗成的“三不問”原則:不問姓名、不問職業、不問隱私。

和學英說,他們之所以選擇鰲太線,是因為這條線這幾年太出名了!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鰲太線,是驢友們的稱謂,即縱貫秦嶺鰲山與太白山之間的一條主脈線路。太白山的主峰拔仙臺是中國大陸東半壁的最高峰,海拔3767.2米,第二大高峰是鰲山(也被稱為西太白)標志塔海拔3476米,鰲山-太白,兩個秦嶺主峰的高點被連在了一起。

鰲山以爬升難坡度陡,沿途沒有補給點著稱,太白山則以路線綿延、景色絕妙著稱。從鰲山穿越到太白山直線距離80公里,實際距離超過170公里的鰲太線,成為中國五大最艱難的徒步線路之一。

有官方記錄的鰲太線驢友穿越元年是2001年。

一位驢友說,驢子以走鰲太為榮,尤其以冬季走鰲山為“壯舉”,以走鰲太作為加持自己成為強驢的一個標桿。

李燕昆說,為去鰲太線楊黎平準備了三四個月,裝備都是現在網上買的,之前她只有爬山時的腰包,“帳篷、睡袋、登山杖那些都是第一次用,睡袋是在網上買的,900元。

除了楊黎平,隊里其他人都走過長線。和學英在群里發了攻略,這其實是特意給楊黎平看的,還跟她講了很多遍,“我不擔心她會有什么問題,平時爬山看楊黎平身體很強壯,性格開朗、做事麻利”。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事實上,這個8人的云南團隊從一開始就沒有人意識到此行的兇險。楊黎平的丈夫李燕昆回憶妻子出發前的樂觀,“她之前說是和驢友一起去穿越太白山無人區,我以為無人區就是沒有人住的地方,和以前一樣沒多想。”

李燕昆說,妻子自從接觸了登山就跟著了魔一樣,每逢周末,她就和驢友們相約出去登山,攔也攔不住,只好默許。

一個細節是,楊黎平出發的時候登山包里的食品只背了6個蘋果、餅干還有一些小零食。李燕昆給包稱重,“15公斤,多了她背不動”。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動作表情看上去很舒展

4月28日,楊黎平等人乘飛機抵達西安。當晚8人住在太白縣咀頭鎮塘口村。

太白縣以境內的太白山得名。自2001年鰲太線穿越開始火熱,近十幾年來,每年前來的驢友絡繹不絕。

塘口村海拔1700米,從村里到達登山口還有3公里。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鰲山也稱為西太白,縱貫鰲山與太白山之間的一條主脈線路被驢友們稱為“鰲太線”。

晚上十點半,楊黎平給丈夫李燕昆發了微信,告訴他她已住在山腳下了,準備睡覺,明天上山。

4月29日早7點,楊黎平等8人到達登山口。

太白縣內登山口眾多,都是村民或者驢友走出來的,從最東邊的鸚格鎮到最南邊的黃柏塬核桃坪村這一段,就有幾十個登山口。

塘口村的登山口形似一個小埡口,下方是正在興建的15萬立方米水庫的工地,水庫上方龍王溪流水飛濺,再往深處,密林涼透。

8人團隊并沒有到太白縣教體局登記備案,“私人登山,沒必要登記,因為誰也沒想過會出事。”和學英說,他們也沒有找向導,雖然塘口村內就有多位經驗豐富的村民向導,而是獨自上了山。

太白縣招商局局長、生態辦主任陳軍岐說,鰲太線剛熱起來的時候,太白縣就建立了向導庫,90多個有經驗的村民向導被納入其中,當時建向導庫的目的是為了加強管理提供服務,向導不僅體能好,登山經驗豐富,對氣候,道路等都非常熟悉,在遇到突發天氣時能夠隨機應變,帶領驢友脫離險境。

鰲太線驢友楊黎平怎么失蹤的細節,楊黎平生前照最后掙扎悲慘時刻

相關內容

猜你喜歡

7m cm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