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后續嫌疑人最終審判結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時間:2017-07-11 09:24:47來源:168看看網

提起替亡夫追兇17年的農婦李桂英,可能很少沒有河南人不知道的,而近日該案終于有了后續進展,而最后兩名案犯齊海營和齊擴軍雖然于2015年底就被抓獲歸案,但案件一直沒宣判,而7月14日(周五)上午8點30分在項城法院開庭審理齊好記、齊擴軍涉嫌故意殺人一案。隨著小編一起來梳理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后續嫌疑人最終審判結果以及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7月10日晚間,新京報記者從李桂英代理律師付建處獲悉,備受關注的河南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案今天傳來新進展,河南省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在7月14日開庭審理齊好記、齊擴軍涉嫌故意殺人一案。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1998年1月30日晚20時,齊擴軍同齊金山(后改名“韓寶成”)、齊學山、齊寶山、齊海營(后改名“齊好記”)5人在河南周口項城市南頓鎮毆打村民齊元德、李桂英夫婦,致齊元德重傷搶救無效死亡,李桂英受輕傷,5人相繼逃到外地藏匿,后被河南項城警方網上追逃。

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后續嫌疑人最終審判結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2015年11月23日,新京報刊發深度報道,農婦李桂英17年來尋遍十余個省,追蹤打死丈夫的5名嫌疑人,引起社會極大反響。

2000年,齊保山、齊學山,被項城人民法院分別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2015年,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齊金山死刑,后經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2015年7月,判處齊金山死刑,緩期二年執行,限制減刑。而后兩名逃犯齊海營(齊好記)、齊擴軍分別于2015年11月、12月在北京和新疆被抓獲,至今尚未宣判。

今日晚間,李桂英代理律師付建告訴記者,今天白天,河南省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庭前會議,主要就齊擴軍、齊好記開庭的程序問題、非法證據排除問題、合議庭組成、是否申請回避等經過討論確定,并確定于7月14日(周五)上午8點30分在項城法院開庭審理齊好記、齊擴軍涉嫌故意殺人一案。

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后續嫌疑人最終審判結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兇案概述

一九九八年元月30日,農歷大年初三,黃昏。河南省項城市南頓鎮齊坡村還沉浸在新春的氣氛中,稀稀拉拉從村子不同角落傳來爆竹聲。
李桂英從姐姐家走親戚回來,看到門口有鄰居聊得正歡,就過去搭話茬。
李桂英是村里的婦女主任,丈夫齊元德是一名民辦教師,家里還開著一個機床做鉚釘。村民們記得,在村里,李桂英家是最早蓋樓房的,最早買拖拉機的。
在齊坡村的村民看來,李桂英也很“爭氣”,為齊元德生了五個孩子,其中三個都是男孩。齊元德家三代單傳,在農村人看來,人丁是最寶貴的財富,李桂英改變了齊家的局面。
“那時候,齊元德家在齊坡村是數一數二的。”齊坡一位村民說。
令鄉親們艷羨的生活在那天黃昏戛然而止。警方查明,當時路過的齊學山懷疑李桂英正和別人說自己的壞話,就拿磚頭砸李桂英,隨后,齊學山的哥哥齊金山、弟弟齊保山與齊海營、齊闊軍一起提著匕首、殺豬刀圍打李桂英,李桂英的丈夫齊元德聽到妻子被打,就隨手拿了一把鐮刀出來救妻子。
打斗中,齊元德被齊金山刺中,又被齊海營用鐵鍬朝脖頸猛擊了兩下。李桂英腿上、腹部中了三刀。
根據后來被抓獲的齊學山供述,因為幾人都超生,他們懷疑齊元德、李桂英夫妻舉報他們超生問題而起意報復二人。
當年南頓鎮主抓計劃生育工作的副鎮長張天禮提供的一份證明顯示,“齊元德、李桂英夫婦并沒有舉報過齊坡任何人的計劃生育工作問題。”
根據后來被抓獲的齊保山、齊學山的供述,幾人堅持認為齊元德夫婦舉報了他們,并在事發前進行了商議,決定對齊元德夫婦進行報復。
正因為之前的“商議”,被周口市人民法院認定為“預謀”,是故意殺人。
據齊坡村一個村民說,“矛盾不僅僅是因為計劃生育,齊元德家和他們五個人在一片宅基地上也有糾紛,各種矛盾交織在一起,時間久了,就結成仇家了。”
項城市公安局辦公室主任張亞飛告訴新京報記者:“接到齊坡村村民報案后,項城市公安局即立案偵查,但當晚沒有抓到人。”

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后續嫌疑人最終審判結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你去找線索”
“當時,我不懂,我以為抓殺人犯像電視上一樣,殺人犯一跑,警察開著警車嗚嗚嗚就去追了,原來自己要找線索啊。”
李桂英回憶,她當時躺在醫院半個月都虛弱得無法說話。當意識稍微清醒的時候,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當時,李桂英住在三樓,親戚告訴她,齊元德住五樓,康復得很快,已經脫離了危險。
一個月后,李桂英出院。出來迎接李桂英的是她的婆婆。婆婆沒忍住,看到李桂英就嚎啕大哭。李桂英說,看到婆婆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千只蜜蜂在腦子里飛,腳底踩了棉花一樣。”
實情是,1998年元月30號事發當晚,齊元德因為失血過多,送往醫院途中就去世了。
親戚們和李桂英商量,把五個孩子分給幾個姐妹撫養,讓她趁著年輕改嫁。
李桂英說,看著高高低低這五個孩子,就想起了丈夫,她當時跟親戚們說:“好好一個人,像被老鷹叼走了一樣,這五個孩子,不能再到別人家里,我要為他報仇,抓到五個仇人;還要為他報恩,把五個孩子養大。”
回家安頓好,李桂英獨自一人到項城市公安局,詢問對五個嫌疑人的抓捕情況。得到的答復是,“我們很重視,已經對這5人立案追逃。但人跑了,如大海撈針,你有線索嗎,你有線索我們就去抓。”
“當時,我不懂,我以為抓殺人犯像電視上一樣,殺人犯一跑,警察開著警車嗚嗚嗚就去追了,原來自己要找線索啊。”
回到家里,李桂英帶著五個孩子挨個拜訪親友,站在親戚朋友的門檻上,她大聲說:“我家男人死了,但我還在,我的幾個孩子還在,你們幫我找線索,抓到那五個人,以后我五個孩子有出息了,挨個回來給你們謝恩。”
最初,李桂英打聽到,逃跑的五個嫌疑人可能在新疆,她讓和自己關系最親密的兩個姐姐、姐夫專門去新疆打工,幫著尋找線索。李桂英又在村里打聽有哪些村民在外打工,也“發展”成自己的線人。
李桂英就這樣布起一張網絡,四處打工的親戚、村民,成為她的眼線,南到海南,北到北京、西到新疆伊犁,東到山東青島。

農婦李桂英追兇17年后續嫌疑人最終審判結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相關內容

7m cm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