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靜海傳銷村成員為啥帶被子行動,村民協助逃跑遭告密報復打死

時間:2017-08-07 15:21:13來源:168看看網

因為大學生李文星求職遭遇傳銷陷阱最終死亡的新聞,其生前所在的天津靜海傳銷窩點一下子進入了眾人的視線,而深入探訪了解之后發現,其實當地的村民有不少都知道傳銷組織的存在,甚至會發現很多外來人員的異常行為,比如扛被子結伴而行,再比如穿著和季節不相符的衣著,究竟傳銷村內的傳銷組織人員過著怎樣的生活?而為什么當地的村民不敢惹他們,是怕遭到報復嗎?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揭秘靜海傳銷村成員為啥帶被子行動以及村民協助逃跑遭告密報復打死?

7月14日,剛畢業的大學生李文星被人發現死于天津靜海區一處偏僻的水坑里。 8月6日,李文星被誘騙進入靜海傳銷組織的經過基本查明,5名涉案人員被刑拘。
當天,天津市委政法委書記趙飛代表市委市政府在靜海召開緊急會議,部署開展打擊取締非法傳銷的專項行動,他要求決戰20天,徹底清除全市非法傳銷活動,“打不凈,不罷手、不收兵”。
據天津政務網消息,截至6日上午11時,該市共出動執法人員2000余人,排查村街社區418個,發現傳銷窩點301處,清理傳銷人員63名。
下午5點,靜海區大口子門村村民李成看到,長期租住在自家斜對面的二十幾名“傳銷人員”從屋子里沖了出來,拖著行李箱子“迅速撤離了”。

揭秘靜海傳銷村成員為啥帶被子行動,村民協助逃跑遭告密報復打死

傳銷窩點。
“打不走,罵不走,勸不走”
那扇暗紅色的鐵門后已經人去屋空。大口子門村民李麗推門進去,第一次看清楚這些人的居住環境——
進屋大門上張貼著一張每天的作息時間表:早上5點半起床,6點半開課,中午11點擺桌,中午兩點起床,下午6點開課,晚上7點半擺桌,晚上9點鋪床,晚上9點半睡覺。
幾床又破又舊的被子疊放在一起,四條發黑的毛巾掛在廁所一根繩子上,十幾本課堂筆記和日記散亂地扔在地上,“日記”里密密麻麻地記錄著“如何約人”、“如何做線人”。
李麗回憶,這里之前住著20幾個人,每天白天一大早離開平房,直到夜晚10點多才回來,平時大門緊閉,很少與外界交流。
大口子門村位于天津靜海區靜海鎮,村子在104國道主干線旁,離靜海中心城區四公里左右,整個村子都是一片低矮的平房,外圍是大片玉米地和小樹林,村民告訴澎湃新聞,多個疑似傳銷人員的窩點寄居在村中。
在這間平房轉了一圈后,李麗看到一輛白色的三菱車從村口開了進來,她神色慌張,加快腳步往外走,嘴里念叨著:“他們(傳銷人員)帶人回來了,快走快走。”
8月6日,靜海區組織開展打擊傳銷“凌晨行動”,發現傳銷窩點301處,清理63名傳銷人員。此外,凡舉報傳銷組織及藏匿的傳銷窩點,經查實摧毀的,一次性獎勵2萬元。
夜里,大口子村只有零星幾點燈光,偶爾有村民在村子里遛彎,這幾天,年輕的“外來人”少了。
村民說,十幾年前,來村子里干傳銷的都是“十四五歲的”,而近幾年,以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居多。
兩年前,李成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兩百人“嗚嗚嗚上街”,直到有一次堵住了村里的公路,車輛過不去,有人打了“110”,警察來了,“斷水斷電,這些人才躲了起來。”
8月6日凌晨,靜海區組織開展打擊傳銷“凌晨行動”,在全區范圍內開展地毯式、拉網式排查,以鄉鎮為單位,集中所在地派出所和相關力量,做到村不落戶、戶不落人,全面清查傳銷人員。
距離大口子村大約4公里外的上三里村,路口新增了一個治安亭。夜里11點,村民大鵬坐在村里的公路邊抽煙,“(好多人)早都跑了”,他手比劃著說。
上三里村的村民張明海也有些擔心,這些人“打不走,罵不走,更勸不走”,過去他經常見到傳銷人員白天在地里上課培訓,跟政府工作人員打游擊。“警方一直也在清查傳銷人員,但是這些傳銷人員很多都是被洗腦過的,即使被解救出來,說不定哪天又跑回來了。”

揭秘靜海傳銷村成員為啥帶被子行動,村民協助逃跑遭告密報復打死

傳銷窩點內的床鋪。

揭秘靜海傳銷村成員為啥帶被子行動,村民協助逃跑遭告密報復打死

墻角堆放的棉被。

村民與傳銷人員“和平共處”10幾年
在李成的記憶中,十多年前,村里突然來了一批陌生的年輕人。這些外地人穿著破舊的衣服,灰頭土臉,說自己是裝修工人,要進村租房。
從那以后,村民們經常聽到村外野地里傳來鼓掌和喊口號的聲音,大聲唱著《水手》和《真心英雄》,經常見到他們在林地里訓練,大喊“脫衣服”“站直了”等,聲音嚴厲高亢。即使在冬天的時候,一群人光著腳“呼嚕呼嚕被趕著走。”
超市老板王遠生常看到一些奇特的“景象”:幾個穿著臟兮兮的人一起吃早點,或者扛著被子在街上結伴行走;悶熱的夏天,一群人人穿著秋冬季節時的厚衣服出來活動,“有時候來店里買飲料,用支付寶支付,都沒錢,褲兜里也只能拿出十幾塊錢。”
直到有一年,李成遇到一對進村找孩子的父母,說通過孩子發來的定位找到了這里,才知道村里有“傳銷組織”。后來,警察也來了,李成看到這些年輕人光著腳到處亂跑亂躲。
據天津本地媒體《每日新報》2005年的報道,不完全統計,僅2005年上半年,天津工商部門先后取締了20多個非法傳銷組織。公安機關驅散了近2000名傳銷人員。
靜海當地的出租車司機楊鑫經常會拉到疑似傳銷人員。在他的印象中,十多年來這里傳銷屢禁不止,傳銷窩點多,“他們住的地方很偏僻,住在村里廢棄的房子,一般白天緊閉大門,在野外活動,直到深夜才帶著被子回屋。”
拉的人多了,楊鑫也摸清了傳銷人員的“窩點”,上三里村,大口子門村,楊李院村,“都是黑燈瞎火的地方。”
《中國工商報》2015年1月報道稱,2008年以來,天津靜海累計取締傳銷窩點1300個,教育遣返參與傳銷人員3.5萬人次。
大口子門村的村民說不清村里有多少“外來人”干傳銷人員,只是多年來經常看到有陌生的年輕人進進出出。多年下來,大家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但凡有陌生的年輕人進村,首先懷疑是不是“傳銷人員”。
多位村民稱從來沒有進去過這些傳銷“窩點”,只覺得這群人“神秘”,白天看不見人,晝伏夜出,平時不出門,也從來不跟村里人說話或打交道。
李麗偶爾見有一兩個人從平房里鉆出來,到附近的早市上拎著“一兜子饅頭”和“一大堆賤菜”回來,感覺這些人過得“倍兒艱苦,吃都吃不飽。”
自從村里多了這些“外來人”,即使在白天,李麗也很少出門,她也很少讓孩子出門活動,擔心被這些人帶走。但凡出門她一定把門鎖上,“他們心眼兒多了,惹不起他們。”
前一段時間,村里修水管,管道必須通過這間屋子。李麗敲門一直不見回應,后來才知道,“必須得通過他們的頭兒,有人打了個電話,頭兒來了,看著是鄰居他們才開門。”
在村民看來,這些人平日里不擾民,雙方“互不干涉”,見到他們“以躲為主”。就這樣,雙方“和平共處”了十幾年。
24歲的上海人閔林(化名)曾落入天津靜海的一處傳銷窩點——某村莊院子里的兩間房。閔林告訴澎湃新聞,房子“租給外人就五百塊錢,但是傳銷組織去租就是高價,三千四百塊錢一個月,所以當地人就不參加也不抵觸”。
事實上,村民的心態復雜,在租房帶來的收益外,他們更多是畏懼和無奈——十多年來,這些人打了就跑,跑了又卷土重來,村里人不敢管,“萬一哪天被報復,自己的孩子被傳銷人員帶走就麻煩了。”
在這種表面“和平”下,一間間簡陋平房里的黑暗故事正在上演。閔林剛陷入傳銷窩點時想過集體反抗,但面對這么多陌生人,他不知道該相信誰,不該相信誰,也不敢起這個頭。“眼神交流嘛,然后在他們身上比劃“110”。我記得有一個人,他對著我笑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我就再也沒有試了,因為很怕有人告密,那樣結果應該是很慘的。
有時這些傳銷人員會躲警察的突擊檢查,把人帶到村莊旁邊的田地避風頭,直到檢查結束才能回去。有一次,閔林被帶出去在山溝里整整待了20多個小時,凌晨三點多才回到那個被傳銷者稱為“家”的窩點。

揭秘靜海傳銷村成員為啥帶被子行動,村民協助逃跑遭告密報復打死

傳銷窩點內發現的傳銷筆記。

相關內容

九州量子董事長鄭韶輝最全資料以前干嘛的?揭秘九州量子騙局真相

九州量子董事長鄭韶輝最全資料以前干嘛的?揭秘九州量子騙局真相

近日,中科大量子通信科學家彭承志在發長文控訴遭到九州量子通信董事長鄭韶輝等人的死亡威脅一事引起了網友

日本真子公主訂婚照片未婚夫身份背景揭秘, 日本公主排名誰最漂亮

日本真子公主訂婚照片未婚夫身份背景揭秘, 日本公主排名誰最漂亮

據最新消息了解到,日本真子公主已于近日訂婚,將在明年秋季舉行婚禮,看到這個消息,想必大家和小編一樣都

足壇名宿張俊秀得了什么病去世的?張俊秀個人資料傳奇經歷揭秘

足壇名宿張俊秀得了什么病去世的?張俊秀個人資料傳奇經歷揭秘

昨天,前甲A上海中遠俱樂部總經理王國林踢球猝死的消息還歷歷在目,可今日有傳來一個噩耗,那就是被譽為攻

泰坦尼克號6位中國幸存者是誰身份去向揭秘, 他們是如何逃生的?

泰坦尼克號6位中國幸存者是誰身份去向揭秘, 他們是如何逃生的?

電影《泰坦尼克號》想必大家都看過,不僅被Jack和Rose愛情打動,也為影片中人們逃難的場景震撼。據說歷史中

傳銷蝶貝蕾頭目交代什么驚人內情判幾年?無實物怎么洗腦拉人入伙

傳銷蝶貝蕾頭目交代什么驚人內情判幾年?無實物怎么洗腦拉人入伙

近日,傳銷組織蝶貝蕾被警方重拳打擊的消息簡直大快人心,而早前被警方控制的9名蝶貝蕾傳銷組織的頭目也正

7m cm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