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時間:2017-08-28 09:23:27來源:168看看網

近日,中國首例人體冷凍順利實施,而被冷凍者是因肺癌去世的患者展文蓮,而她的身體正以頭朝下的姿勢被保持在零下196度的液氮中。而展文蓮離世后究竟是怎樣經歷手術的?而她是血液怎么會置換成防凍液會?如果有機會能復活,展文蓮體內被置換成防凍液的血液怎么辦?而冷凍人的身份究竟屬于活人還是死人?而他們被復活后真的可以長生不老嗎?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以及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8月15日,是山東濟南人展文蓮的百日祭。在墳前,丈夫桂軍民帶了妻子的手機,播放著她生前最喜歡的歌之一《我只在乎你》:“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

這個皮膚黝黑“性格剛強”的男人哭了。他告訴妻子“家人都好好的,你放心。”

展文蓮的墓其實是一座衣冠冢,她的身體則在別處:一個容量2000升、高約4米的不銹鋼液氮罐。

在山東濟南高新區的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低溫醫學研究中心,隔著玻璃,可以看到數個大大小小的類似罐體。其中一個里,展文蓮的身體正以頭朝下的姿態被保存著,液氮可以使其保持在零下196度的極低溫中。

展文蓮就此成為中國本土首例人體冷凍的志愿者。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研究人員對展文蓮鞠躬。

人體冷凍,讓死亡從永別變成了未來再見。目前誰也不能保證展文蓮一定能夠復活,但人體冷凍給了家人一個期待,也為低溫科學推進邁出了重要一步。等到未來疾病可以治愈時,或許還能復活。在家人心中,她只是生命被按了暫停鍵。

死亡后的手術

5月8日凌晨4時1分,齊魯醫院舒適醫療綜合病房中,主治醫生宣布展文蓮呼吸和心跳停止,意味著在法律意義上,她已經離世。

日夜守候在病床旁的桂軍民和兒子,望了一眼親人,出了病房。病房外,來自銀豐研究院的臨床響應團隊已經待命超過40小時,他們將對展文蓮實施另一場手術。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銀豐生物集團。

時間點很關鍵,在病人臨床死亡4-6分鐘內介入,此時大腦細胞還沒有大量消亡,基本的血液循環和新陳代謝還有,第一時間需要通過外力維持機體生理功能,這是后續手術的基礎。

他們立刻對展文蓮實施了氣管插管,啟動心肺復蘇器來按壓心臟,通過體外膜肺氧合來保證供氧,并迅速向她體內注射了抗凝、抗氧化和中樞神經營養等藥物,同時通過循環系統快速輸入冰鹽水進行物理降溫,來保證全身血液的循環,保證細胞和組織不因缺氧造成損傷。

桂軍民和兒子一直等在病房外,直到4時11分,目送著展文蓮被抬上從前晚22時20分便停在醫院樓下的救護車才離開。5時14分,桂軍民在朋友圈發出妻子去世的訃告,并回家布置靈堂,準備天亮后的追悼會。

載有展文蓮的白色救護車內燈火通亮,從醫院急速駛出,13分鐘后,便抵達13公里外的銀豐研究院低溫醫學研究中心。此次人體冷凍至關重要的灌流置換手術在這里進行,即通過在動脈插管,外部用體外循環機支持血液流動,從而用冷凍保護劑將人體內血液置換出來。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灌流手術。

這是一條類似流水線但卻精確的工作流程。

首先是降溫。展文蓮被抬到定制的低溫手術臺。阿倫·德雷克和齊魯醫院心外科醫生、麻醉專家以及體外循環灌注師配合著,通過頸動脈和股動靜脈建立起微創雙通路循環,把血液引流出來,通過外部的泵支持血液流動。

當體溫降至18度左右時,血液置換和多梯度的冷凍保護劑灌注開始進行。阿倫·德雷克坦言,人體內百分之六七十都是水分,水在低溫下一旦結成冰晶,會刺破細胞壁,造成人體損傷。

對此,他們的辦法是用防凍劑置換出體內的血液和水分。隨著抽出體外的血液由深紅變成淺紅以至越來越淡,注入展文蓮體內的防凍劑變得越來越濃稠,它會逐漸變成固體但不會結冰,最終展文蓮身體的溫度達到了3.2度,身體代謝也隨著置換的完成大大減弱。

灌流持續了近6個小時最終完成,展文蓮又被轉移到大尺度程序降溫床上,繼續深度降溫。銀豐研究院工作人員稱,這是世界上唯一一臺可實現連續將整個人體從常溫降到-190度左右的自動控制設備,由銀豐自主研發。

與當前低溫保存技術廣泛采用的降溫設備一樣,這臺程序降溫床也是使用液氮蒸汽進行降溫,此次降溫過程共用了3000升左右液氮,并配有二十多個溫度傳感器,以實時監測和反饋每個角落的溫度變化,通過電腦控制實現精準降溫。

這臺機器的突出特性在于能夠實現連續降溫,中間無需斷檔和轉移過程,而過往降到一定溫度再轉移繼續降溫的手法會造成溫差,造成身體破損,“在這個非常關鍵的時刻,減少外界干擾至關重要。”銀豐的研究員說。

數十小時的程序降溫后,展文蓮身體內外溫度都穩定在了零下190度以下。

整個過程持續了55個小時。

阿倫·德雷克在美國已經操手過70多例人體冷凍案例,這次他主要負責掌控全局并確定每個環節沒有差錯。降溫曲線可以最直觀地反映穩定程度,他一直盯著曲線。“曲線的弧度圓滑而漂亮”,這說明展文蓮的身體很適應冷凍保護劑,降溫沒有產生大量冰晶,“對將來的復活更有利一些”。

5月10日晚,桂軍民和家人趕到了銀豐研究院,來見展文蓮最后一面,只有10秒左右。

隔著操作間的透明玻璃,他們只能看到展文蓮頭部以上的部分,脫水令她看起來比之前瘦小了一些。他們本以為冷凍后人會變得干癟,但看到眼前“很滋潤,跟活人一樣”的展文蓮后,桂軍民有些震驚,“恨不能用手去摸一摸”,一旁的兒子和小妹妹也都松了一口氣。

11名研究人員對展文蓮深深鞠躬后,她的身體被厚厚的睡袋包裹好,保存在金屬倉中,再通過吊裝設備將金屬倉裝入罐中并蓋好。至此,展文蓮的身體被轉移至零下196℃的液氮罐中,與此前全球參與冷凍的300多人一樣,度過未知的漫長歲月。

研究人員每天都來監測罐內的液位、內外溫度、以及罐體不同點的溫度,每隔10-12天會向罐內充液氮,保證及時的補充和供應。目前,展文蓮的狀態“一切良好”。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低溫醫學研究中心內冷凍保存展文蓮身體的液氮罐。


決定

展文蓮的患病和離世,對于桂軍民來說都太突然。

桂軍民半輩子都在從事體育工作,妻子展文蓮也一直是運動健將,她是所供職銀行的田徑項目記錄保持者,還熱衷籃球、排球各種比賽,家里不少鍋碗瓢盆,甚至空調,都是她比賽贏來的“戰利品”。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展文蓮在濟南趵突泉。

2016年6月,剛剛外出游玩回家的展文蓮,發現頸部有個小疙瘩,去醫院檢查后被確診為肺癌晚期。當年12月,她突發腦出血,檢查得知肺癌發生腦轉移已經3個多月,產生了耐藥性。

此后,她的身體開始不可逆轉地迅速衰竭。

今年春節后,桂軍民將她送入了齊魯醫院舒適醫療病房,即臨終關懷病房。在這里,醫護人員和病人家屬觀點一致,放棄對疾病末期無意義的過度治療和病人最后時刻無意義的過度搶救,醫生的主要職責不是治病疾病,而是緩解病痛,讓病人有尊嚴地走完最后一程。

有一次,與病房主任類維富的偶然交談,桂軍民看到了一種新的可能。

類維富告訴桂軍民,人去世后可以冷凍起來。類維富本人已是“生命延續計劃”的志愿者,如果合適,將來會通過捐獻遺體的方式將自己的身體冷凍起來。在他看來,冷凍人體組織和器官,相當于家中多了一個“滅火器”,將來家人萬一生病可以取來使用。對于低溫醫學研究發展,如果沒有遺體捐贈的志愿者參與,很難推進。

此外,作為臨終關懷病房主任,他也認為,這種嘗試可以緩解病人和家屬心理壓力、帶來安慰和期望。

桂軍民此前聽說人體冷凍,還是2015年的杜虹事件。當時他與妻子把這當作科技新聞,覺得很新奇,甚至想過將來能夠這樣也很好,但“費用太高了,要75萬元,我們承受不了”。

桂軍民一直不贊成火化。他和妻子達成一致,“人假如到了那一天,角膜、器官都可以給別人用,一把火燒了多浪費。既然人要離開這個世界,總得留給別人點什么。”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展文蓮參加排球比賽。受訪者供圖

提起妻子,桂軍民第一句話就是“善良,熱心腸,啥都操心,閑不住”。她愛運動、愛跳交誼舞、愛唱歌。小區附近的公交車很久不來一趟,她看著冬天等在路邊的老人,會忍不住打電話去投訴;賣菜的小販沒有零錢,她會回單位換一把零錢送去;她還是泉城義工的一員,每年都向學校捐贈書本……

展文蓮很早就開始考慮器官捐獻。多年前看新聞,她得知一個人意外離世后將眼角膜捐獻給一位女孩使對方重獲光明后,便開始琢磨器官捐獻的事;直到她生病住院,還特地打電話給紅十字會咨詢過捐獻器官事宜。

基于妻子的性格和二人之前的意愿,桂軍民幾乎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人體冷凍的提議。

他開始和銀豐的團隊接觸,詳細了解了人體低溫保存手術的操作流程、技術未來的發展,以及手術中存在的風險等。研究團隊坦誠地告訴他,人體冷凍降溫時,有冰晶刺破細胞壁和血管的可能性,這樣細胞將失去活性、也沒有辦法實行血液循環了,這也就失去了冷凍的意義。

反復斟酌后,他還是決定試一試。他做好了手術失敗的最壞打算——把還完好的器官都捐掉,然后火化,“大不了回到世俗的道路上”。

下定決心后,桂軍民還需要與家人溝通。好在,展文蓮的弟妹們、兒子都很快達成共識。兒子對他說:“這樣至少我媽還沒離開我們,還在眼前。”

展文蓮當時幾乎失去了表達能力,只能說單字。桂軍民沒有直接向她提及“冷凍”字眼,而是跟她商量:“你這個病現在無法解決,給你換個辦法,你先睡覺,好不好?”妻子點頭。“可是要睡很長時間,等你醒過來之后病就可以治了。”妻子抓著他的手蹦出單字“好,好”,事情就此敲定。

桂軍民與有遺體接受資格的齊魯醫院簽訂了遺體捐贈同意書,與銀豐研究院簽訂了生命延續計劃知情同意書,通過齊魯醫院和銀豐研究院的合作關系,妻子展文蓮成為了人體冷凍項目的志愿者。

外界或多或少有議論,不理解的人認為人死了應該入土為安,有人覺得他們是在“窮折騰”,但桂軍民的態度是“你說你的,我做我的”。

他中學就是學校里的“體育明星”,學習也不錯,初中便與展文蓮在一起,考試時由于覺得太形式化而不做卷子考零分的事情他也做過,一直有些特立獨行,“我很難被外界左右自己的想法”,他加重了語氣。

他不認為此事有違倫理,“要說違背的,只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現在通過科學手段,在生命活動中按了一下暫停鍵,就這么簡單。”

至今,他都覺得這是一件相比器官捐獻更有意義的好事,無論醫學還是情感上,對家人都有好處。就算不成功,“也是為科學做了貢獻。”

冷凍人展文蓮是死人還是活人生前照干嘛的?血液置換手術驚悚過程

▲展文蓮桂軍民夫婦合影。

相關內容

7m cm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