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設計殺死漢奸丈夫?田仲樵還活著嗎孩子干嘛的

時間:2017-09-29 11:07:47來源:168看看網

相信每個中國人對“九一八”在頭頂拉響的警報聲再熟悉不過,這樣看似傳統的不驚人行為,卻在提醒著國人不忘過去的仙人,也更加珍惜生在和平年代。而在抗日的戰場上,東北女人顯現出來的彪悍似乎無人能及。今天我們要來聊聊的,就是“活著的趙一曼”---抗聯二路軍軍委委員田仲樵老人。她這一輩子究竟經歷了什么?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設計殺死漢奸丈夫以及田仲樵還活著嗎孩子干嘛的?

“九·一八事變”以后,盡管蔣介石政府下令“不抵抗”,但是無數有血性的中國人在這里整整戰斗了14年——東北從未“全境淪陷”!

國難當頭,東北戰場上涌現出無數巾幗英雄。

其中,不僅有英勇機智的女地下黨員,還有身經百戰的女特種兵——從摩托駕駛、爆破到密鑰分析、發報、武裝泅渡和滑雪等,無一不精。

作客本期“庫叔說”的著名軍事史/日本問題專家薩蘇說:

東北抗日戰場上的這些“女戰狼”,最后全部嫁給在硝煙中幸存下來的戰友,至死不渝。

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設計殺死漢奸丈夫?田仲樵還活著嗎孩子干嘛的

東北“趙一曼”殺夫報國

瞭望智庫:您可以給我們分享一些東北抗戰的英雄故事嗎?

薩蘇:我后來找到了一個東北抗戰歷史館的女館員,名叫田仲樵。她是一個非常善于喬裝打扮的地下工作者——可以化妝成乞丐,也可以化妝成貴婦。

她一個人負責三個秘密的聯絡點,也就是抗聯最后的部隊(周保中的部隊)和境外的國際交通線。

國際交通線指的是我們在境內進行抵抗的組織和境外蘇聯的聯系的渠道。比如,抗聯要想和延安聯系,不可能通過日方統治區,因為南邊太困難了。一般是過了黑龍江或者烏蘇里江,通過北方的國際交通線去聯系。但是這條線也是日軍重點防范的對象,我們地下組織的損失也很大。

一直到抗戰勝利,日軍都沒有辦法切斷這條國際交通線。

田仲樵先后三次被捕,日軍對她嚴刑審問,前兩次,她都憑著聰明和演技蒙混過關,讓日軍相信她跟這事無關,把她放了。

第三次卻沒能幸免。因為,出賣她的是她丈夫。

田仲樵在加入抗聯之后,把她的丈夫拉了進來。但是,這個人意志不堅定,最后投降了。

她被捕后,始終不肯把交通線的秘密說出來,甚至還用一個辦法把她丈夫弄死——她知道,這個叛徒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危害。

田仲樵被捕后,除了被審問,還干些給日本人洗衣服之類的雜活。她在洗衣服時認出她丈夫的褲子,就偷偷在褲子里面塞了紙條,寫著在什么地方和周保中接頭。結果,在回去熨燙的時候,日本人在褲腰里面發現了這張紙條。

然后,日軍就到那個地方去查看:幾塊石頭擺開、四塊石頭掀起來,下面有一個接頭的暗號,這說明周保中來過,這確實是一個抗聯接頭的地點。

于是,日本人認為這個男的不可靠,把這個人活活給打死了。

田仲樵不擔心這個交接點被發現嗎?實際上,抗聯的秘密交通是非常講究的。

如果一個月以上不使用,這個點就會被自動放棄。田仲樵已經被捕超過一個月,不再利用這個點,周保中那邊就自動放棄,也就不會再有人在這接頭了。但她知道這個地方一定是有抗聯接頭的痕跡,就利用這一點把她丈夫干掉了。
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設計殺死漢奸丈夫?田仲樵還活著嗎孩子干嘛的


瞭望智庫:真是一位傳奇女性!

薩蘇:我開始了解這件事情時候,覺得她是一個傳奇。但是,后來田仲樵去世以后,我發現,她的故事所折射的,是我們整個東北抵抗日寇的壯舉!

田仲樵是一個很剛強的女子,她一直挺到了抗戰勝利。

她家是做生意的,受過一定的教育。她應該受過很重的傷,以至于終身未育,索性領養了一個孩子。我們去采訪她的時候,印象都是:老太太超乎常人地剛強!

當時,她正在打吊瓶,醫生說她不能接受采訪。然而,她一聽我們是來采訪抗聯的,她兩手一掐輸液針,把帶血的針頭“啪”地一甩,說:現在就可以采訪。

瞭望智庫:當時她多大年紀?

薩蘇:當時她已經將近90歲。她去世之前兩周陷入神志昏迷的狀態,開始叫不斷地喊叫,說出的那些話都特別讓人毛骨悚然。

瞭望智庫:她在說什么呢?

薩蘇:最后,我們終于明白她在說什么——她是回到了那個被審訊的時候。我們這才知道她當初在日本人手里受了多少苦。一般女性在遭受酷刑之后,可能會亂供出一些東西。但是,田仲樵沒有口供,因為她知道自己是員。后來,日本人就一直關著她。那時候,她已經精神失常了。

被從監獄里救出來后,田仲樵在醫院里接受治療,逐漸恢復神智。但是兩條腿都被打斷了,不能動。

抗戰勝利后,有一天,她突然聽到有人在旁邊講話:在九十九頂子山的上游,有一支部隊在活動;拉林河上游還有一支部隊在活動,也不知道是土匪還是打散的偽軍。

她問了一些細節之后,斷定他們是抗聯。

田仲樵要接她們回來——兩條腿都斷了,就讓人架著上山去。
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設計殺死漢奸丈夫?田仲樵還活著嗎孩子干嘛的

用反間計清除投敵丈夫

在采訪田仲樵事跡的每一刻,記者感受到的都是一種深深的震撼,甚至為這位偉大堅韌女性的傳奇感動得顫栗和落淚。這位一生充滿爭議、飽經無數苦難,當時在東北抗日聯軍中職務最高的婦女領導人經歷了14年怎樣艱苦的烽火歲月。有一點記者知道:當身邊的戰友們在槍林彈雨中倒下、當用反間計清除了叛變的丈夫、當在監獄中被敵人的酷刑折磨侮辱逼瘋的時候,她沒有流過一滴眼淚……

由李范五介紹入黨

田仲樵,化名蘇維民,1907年出生在穆棱縣八面通高麗營子村。二十世紀初,被日本占領,一些流落到中國東北的抗日分子組成義軍,秘密從事反日活動。解放后與田仲樵共同生活幾十年的其侄子田軍告訴記者,“我三個姑姑先后走上了抗日救國的道路,不是偶然的,當時作為開明士紳的爺爺田秀山與7名愛國志士結成兄弟,這7人當中有一位就是后來在哈爾濱火車站刺殺日本高官伊藤博文,名揚中外的民族英雄安重根。”

1931年在民族罹難的危亡時刻,田仲樵義無反顧地參加了革命,1932年由后來的黑龍江省省長李范五介紹加入了中國。她是東北14年艱苦卓絕的抗戰中,唯一的一位女中心縣委書記,曾任東北抗日聯軍第二路軍籌委會委員、軍委委員,中共吉東特委委員,吉東省委委員、巡視員,成為當時在東北抗日聯軍中職務最高的女性領導人。

相關內容

7m cm足球比分